主页 > 慈善公益 > 社会工作视野下民间慈善机构中服刑人员未成年

社会工作视野下民间慈善机构中服刑人员未成年

admin   2019-07-09 23:51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我们国家的犯罪问题也日益凸显,与此同时出现了很多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无人监护的情况,所以以东X儿童村为代表的以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民间慈善机构应运而生。

  社会工作自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后,得到了政府的关注与重视,目前正呈现蓬勃的发展态势。社会工作者在问题解决和预防、促进人的自身发展方面具有其他专业无可比拟的优势。在对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调查中,更可以充分发挥社会工作的专业优势。

  该项目以调查和了解该机构内儿童们的衣、食、住、教育、心理健康状况以及社会工作视野下他们的需要等为主要内容(包括他们衣、食、住、教育的基本状况及其费用;孩子们的兴趣及理想;儿童村的资金来源;孩子们的心理状况;孩子们与机构内同伴、学校同学、机构老师、学校老师、父母亲人的关系等等)

  (2)机构层面:了解机构运行中存在的问题,提升此类机构的服务质量,同时,促使更多此类机构的建立,让更多此类儿童有“家”可归。

  (3)政府层面:针对现有政策的不合理与不完善之处提出建议,以促进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获得更多的权益保护和更为良好的生活、发展环境。

  (4)社会层面:呼吁更多人了解和关注此类机构,号召爱心人士或组织团体为这些机构提供帮助;让更多人关注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这个特殊群体,并去接纳和帮助他们,不用固有的、带有偏见的眼光去看待他们,去标签化。

  (5)学科层面:结合社会工作的专业知识和方法,为机构和儿童提供帮助,促进社会工作事业在此领域的发展。

  社会工作视野下的个人不是孤立的,而是社会的、互动的、发展的。我们以社会工作特有的视角,结合了以下理论,进行调查研究。

  (1)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认为,人除了生理上的需要,还有安全、感情、尊重及自我实现的需要,我们不仅关注儿童的吃穿住用的需要能否被满足,我们也关注他们更深层次的需要,如情感上的、关系的、成长的需要;

  (2)优势视角立足发现和寻求、探索和利用案主的优势和资源,以利用和开发人的潜能为出发点,协助案主达到其目标,在与调查对象互动的过程中,我们关注儿童的优势、能力及可以帮助儿童成长的资源;

  (3)系统理论注重把人放在环境系统中加以考察,强调人的系统如何与其他人相互作用并影响人的行为,认为家庭、社会系统对于个人成长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特别是一些个人生命成长阶段中的重要事件对人的影响。

  这些儿童的父母一方或双方服刑,于儿童的影响十分大,再加上社会的标签和污名化对儿童产生二次伤害,所以我们在调研过程中不把儿童看作一个孤立的个体,而是结合他们的成长背景,机构的教育方式等多方面因素去了解他们;

  (4)游戏在社会工作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特别在儿童社会工作领域,儿童在游戏中不断尝试、发现和表现,通过游戏表达意愿、宣泄情绪和展示能力,通过游戏可以提高儿童的社交能力、思考能力等,小组游戏有连接、使能、学习和反思的功能,在我们与儿童的游戏中观察他们的行为与情绪,引导儿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并帮助儿童提升自信心和自我意识。

  除了以上几种社工理论之外,我们在调研及与儿童互动的过程中也涉及到了ERG理论、社会学习理论、赋权理论等社会工作的相关理论,我们在理论的指导下进行实际调研活动,同时通过实际行动也丰富和加深了我们对理论的理解。

  在调查小组成立之前,小组成员首先赴东X儿童村进行了志愿服务。志愿服务期间,我们与儿童同吃同住,辅导儿童功课。在此期间,我们对孩子们的生活情况、心理状况的了解多一分,帮助他们的意愿就增加一分。在大学生创新创业的契机下,我们正式成立了针对东X儿童村的调查小组,并在不断商榷,不断调整,查阅的大量的资料之后确定了项目主题及实施计划。

  总体来说第一次的调查比较顺利,与孩子初步建立起了良好关系,对儿童生活状况与机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

  经过第一次调查,我们对东X儿童村的大致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为了进一步了解机中儿童的生活现状,第二次调查我们选择了半结构式访谈的调查方法。

  ②通过小游戏,提升儿童自信心,加强他们的自我认同;增进与儿童之间的沟通交流,拉近与儿童的距离

  初次调研时,我们注意到爱心人士捐赠物资时,会与孩子们一起留影,然后将照片发布在媒体平台上。我们认为这种方式可能会挫伤孩子的自尊心,但在访谈过程中,儿童村的老师告诉我们,已经对孩子们进行过相关的心理疏导,因此他们对这类合照是配合的。同时,在游戏环节,大多数儿童是外向活泼的,参与的积极性很高。

  第二次调查结束后,我们已经对儿童村的情况有所掌握,但对儿童的整体认识还有所欠缺。因此,第三次调查我们使用了问卷调查法。

  ②通过小游戏增进儿童对周围人的信任感,引导儿童留意自己的情绪和感受,增强儿童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认同感

  由问卷调查的结果可以看出,机构中的儿童对东X儿童村的满意度总体较高,尤其是在在餐饮、住宿条件上。但是,孩子们的课外活动不是很丰富:超过80%的儿童表示周末不常做文艺活动,超过60%的儿童表示周末不常看课外书,40%的儿童表示总是或经常受到欺负,认为自己缺乏保护的约10%。由此可见,机构中的儿童目前生理和安全上的需要得到基本满足,主要是情感和发展上的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在问卷的填答过程中,由于儿童数量多,年龄相差大,导致很难将他们聚集在一个教室中填答,且有些孩子年龄太小,填答也有困难,问卷的填答效果不是十分理想,有一定的废卷率。

  ③ 利用问卷调查法、观察法、访谈法等专业调研方法及SPSS分析软件,有效地把握孩子们的各项状况

  ① 起初,我们考虑到,由于儿童年龄间隔较大,问卷设置与填答较难,我们决定不使用问卷调查法,但随着我们对儿童的深入了解,排除了顾虑,选择更客观、更有效的问卷法。

  ② 由于调查时间受儿童村事务的制约,所以在调查过程中我们需要不断调整调查时间,内容与方式。比如随时都有可能有爱心企业、机构或爱心人士前来献爱心等等

  ③ 调查小组成员计划去往孩子们的学校对老师进行访谈,但由于一些因素并未进行此项访谈,希望后面有机会完成此项工作。

  ①物质需求得到基本满足,但整体有待提高。衣食方面:能达到吃饱穿暖的程度。就吃来说,一日三餐的质量亟待提高,由于资金、人员等问题机构的饮食还较为单一,营养不够均衡。住宿方面:条件简陋,缺乏取暖及降温设施。学习环境:学习场所单一,辅导老师稀缺。

  ②大部分儿童性格开朗,阳光积极,愿意与人沟通,在人际交往、学习等方面的表现与其他儿童并无太大差异。

  ①机构内设施尚不完善,缺乏资金。资金来源主要有政府支持、爱心捐助,较不稳定,机构资金主要用于儿童学杂费、生活费、机构日常运行所需费用、机构工作人员薪资等。

  ②接收的物品单一重复,机构陷入资金缺乏与资源浪费的尴尬境地。如学习用具及体育用具等,甚至带来浪费,但与此同时,机构所紧缺的物资如米面油、煤炭及洗衣粉等常用物资尚不能完全满足机构的需要。

  本项目将一个特殊的群体——民间慈善机构中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置于社会工作的视野下进行调查研究,一方面这个群体本就是社会所关注的困难群体中极为特殊的一类,另一方面专业的社会工作可以从多个角度去发掘问题,剖析问题,从而寻求解决策略。然而,无论是在理论或实务领域,将社会工作与该群体相联系的实践都十分少见,因此本项目在研究对象、理论视角、研究方法上都有所创新。

  研究对象:由犯罪问题滋生出的大量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无人监管的情况与日俱增,尽管出现了一些像东X儿童村这类以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为服务对象的民间慈善机构,但总体而言,国家、政府以及社会大众对这一特殊群体的关注度还不够,对他们的真实需求也不尽了解,欠缺对该群体充分有效的帮助,甚至还出现了标签化、污名化的现象。因此,对这一特殊群体的调查研究有利于引起社会对他们的关注,澄清社会对他们的认识,从而发挥社会工作在这领域助人、救难、解困和发展的功能。

  理论视角:运用社会工作独特的理论视角,将该群体的生理、心理及社会现状进行了深入的了解与分析,并进行了适当介入。例如,我们运用社会系统理论分析了孩子们与其生活环境的均衡状态;采用行为主义理论测量了孩子们对当前环境所做的反应;通过沟通理论消除了部分孩子的沟通障碍;使用优势视角增强了部分孩子的抗逆力。政府的调查可能更多的关注物质条件,心理学科的调查可能更多的了解心理因素,而社会工作者则能够较好的兼顾生理、心理及社会等各个方面。

  研究方法:在调查和分析过程中,我们采用了社会工作独有的方法和技巧。比如,通过个案会谈,我们走进了孩子的内心世界,了解到了他们更深层次的需求,在此过程中,我们充分运用了诸如同理心、澄清、建议等专业技巧。另外,通过小组活动,与他们进行了互动,实现了参与式观察,也促进了他们一些好的转变。

  总之,社会工作与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现状调查的结合,不仅充分体现了社会工作专业在助人方面独特的优势,还使得对这一特殊群体的调查研究有了新的进展。

  从起初的志愿活动到项目策划再到三次调研,每一步我们都详细规划,认真落实环环相扣,在实践中不断反思总结,以理论指导实践,用实践充实理论,收获颇丰。

  小组成员秉承社会工作的助人理念,科学的专业方法,致力于对东X儿童村及机构孩子现状的调查,力求最大限度地发掘客观事实,同时尽可能多的给予孩子和机构力所能及的帮助。

  立项之初,我们通过查阅相关文献结合专业知识制定了项目实施计划,并通过志愿活动的形式与调研对象建立起了初步联系,也对机构基本情况有了大致了解。在调研过程中,我们主要运用观察法、访谈法、问卷法等了解机构及孩子的现状。

  从踏入机构到调研结束,小组成员始终保持对孩子们敏锐的洞察力,记录下每次观察所得,每一阶段结束后,组内及时交流分析并小结。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小游戏的互动,实现了参与式观察,不仅使我们加深了对孩子心理层面的了解,也给部分孩子带去了良好的转变。

  在第二阶段的深入访谈中,我们着重访谈了机构的工作人员,包括机构负责人、学习老师、生活老师、食堂阿姨等,对机构孩子的学习状况、生活质量以及心理健康等方面有了了解。第三阶段主要是对孩子们进行了问卷调查,从孩子的角度实现对现状的宏观把握。

  ①通过与儿童的接触和对他们的观察,我们发现大部分儿童性格开朗,阳光积极,愿意与人沟通甚至诉说心事,只有个别儿童较自卑,且这部分儿童来机构时长均不足两年

  ④儿童村缺少资金支持,机构内设施尚不完善,而爱心捐赠的物资单一重复,使儿童村陷入缺乏资金与资源浪费的较为尴尬的局面

  ①机构:资金缺乏致使机构硬件设施不完备,但同时社会上盲目的捐资捐物给机构管理及孩子行为习惯的养成带来不良影响。具体表现为体育设施、供暖设施等严重缺乏,衣物、学习用品过多滋生出浪费现象。机构工作人员的数量不足、能力有所欠缺。受工作环境、工资等的影响,愿意在机构工作的人较少,高素质专业人才也不是十分乐意到此类机构工作。

  ②儿童:由于特殊的童年经历及家庭背景,致使他们出现或过分调皮,或过分沉闷的性格特征,缺乏心理疏导及健康教育。

  ②政府:加大对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关注,鼓励此类民间机构的建立与发展。具体可以表现在资金的投入、优惠政策的倾斜等方面。

  ③社会大众:一方面有针对性的捐款捐物,切忌形式主义,另一方面摒弃有色眼镜,给予他们爱与关怀而非歧视或怜悯,引导他们积极向善,促进他们健康成长。

  组员要在手仍牵着的情况下比快将呼啦圈穿越身体,且不可用手指帮助传递呼啦圈,呼啦圈返回[起点]便为之完成。可一次次减少用时。

  内容:将所有成员分为3组,组内成员轮流坐到圈中心,其他成员按固定方向说出圈里人的至少3个优点,组内所有人轮流完后结束。

  内容:用绳子缠绕院子里的树、桌子、凳子等,儿童排成一列,除最前面的人外,其他人都需蒙住眼睛,手拉手,跟着前面人走,第一个人需要摸着绳子,带领全体成员越过绳子连接的障碍,到达终点。

  问:郭老师,您好。来之前我们已经了解到您是儿童村的辅导老师,所以主要想了解一下孩子们的学习情况。

  答:好的。可以说他们的学习处于两个极端。有特别优秀的,也有特别差的。大概是2:5:3的样子。

  答:我总结了一个字,就是“懒”。不爱写作业,遇到问题就来找我。后来我就给他们说,遇到问题先自己看书、小组讨论,不能养成他们依赖我的毛病。还有就是学习态度的问题,贪玩,没有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

  答:还是孩子的依赖性太强。一遇到问题就来问我,出现“作业全对,考试不会”的情况,针对这个问题,我给他们提出了三不原则:不讲题、不签名、不督促,让他们独立思考,或者合作学习。

  答:我在这干了十一年了,刚开始有点忙不过来,不过摸清他们的情况之后就好多了,我也在不断总结应对他们的方法。

  答:没有,书籍、文具都很充足。这中间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孩子们知道文具多,经常到我这来领,一年能用上百个铅笔本子,经常弄丢,浪费严重。

  答:这么说吧,如果把工作分为两类,就是事业和职业。我把它当做一份事业,全身心的投入,不计较别的。

  琐碎的事情比较多,管孩子的这个度很难把握。话说轻了,不起作用,说重了又怕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不过,在摸清每个人的底细之后,就好多了。

  还有就是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首先,是来自社会上的压力,来我们这的爱心人士看到我们批评孩子,就会觉得我们对孩子不好什么的,他们就是觉得孩子很可怜,不会想到他们也调皮,需要管教。

  其次,是孩子亲属的压力。孩子被亲属接回去就各种宠,回儿童村之后就有变得不好管理了,基本回去之后作业都是空白的。最可气的是,还有孩子的亲属说,我们孩子以前都考一百分,怎么到你们这来就只考十几分了,我是真的很无奈。最后就是,怕孩子们不能理解自己的严格和苦心,只记住我们批评他们。

  问:没想到您还承受着这么多压力,辛苦了辛苦了。那据您所知,孩子们有没有什么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心理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答:没有。他们跟其他孩子一样活泼开朗,但是比一般的孩子更独立。不能娇惯他们,毕竟走出这里,到了社会什么都得靠他们自己。

  有的爱心人士来了之后,会满足他们的一个愿望啊,养成了他们不好的习惯,这对我们的工作造成了很大困难。举个例子,有的孩子要了一个电话手表,另外一个孩子也要。有了手表的孩子可能会拿去换钱,没有手表的孩子可能会去偷去抢,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细思极恐啊!我的原则是一碗水端平,要么都有,要么都没有。

  答:是啊。还有的爱心人士一来就给孩子们发零食,孩子一吃零食就不好好吃饭了,还有的孩子把吃过一口的月饼啊、粽子啊都扔了,还惯成了他们浪费的毛病。我们也没办法制约来这献爱心的爱心人士,所以只能尽力管好孩子们。外界的人可以说外界对孩子有点溺爱了,总觉得他们很可怜,他们不了解孩子,总觉得我们太严厉了,有时候不“以暴制暴”也不行啊,该心硬的时候绝不能心软,还得因人而异。

  问:真的是不容易啊。刚才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孩子们在和一些爱心人士合照,您觉得这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答:不会,孩子们的内心还是很强大的,不用过分保护,把握好一个度就好了。其实父母的事,他们都知道,所以我是帮助他们会直面问题,让他们接受现实,让他们了解触犯了法律是要受到惩罚的,而不是隐瞒或者回避。他们很正常,不能用同情怜悯的方式来对待他们,他们能清晰地洞察到,在这一点上还是很敏感的,不能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

  答:首先是资金。物资已经太多了,根本用不完。衣服,文具,体育用品都足够了。比如篮球啊,一般都是一群孩子玩一个篮球,结果送来上百个,根本用不完。所以现在比较需要资金,孩子们需要什么,我们去添置就好了。这样就不会产生浪费啊,用不完的问题了,钱要用在刀刃上啊。

  答:我经常给孩子们说,要懂得感恩。同时也要知道,没有人应该对你好,以后出了社会你靠谁啊?我不怕做恶人,只要能得到一点点反馈都觉得是很值得的。就怕有的孩子不说话,闷在心里,不表现出来。

  答:总的来说,就是三个词,自主、自立、自强。学习上自主,生活中自立,当然这一点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还有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具备自强的品质。

  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学习,学习是必经之路嘛。同时,还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的行为习惯,生活态度。

  最后,我希望别人能够多理解支持我们的工作,也希望更多人来关心孩子并且处理好自己的爱心与孩子的接受度问题。

  问:感觉到了您对孩子们的爱,我们也会努力完成好这个项目,为更多这样的孩子争取更多他们真正需要的帮助。感谢您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宝贵的信息,谢谢您。

  答:早上他们学校给他们发鸡蛋和奶。中午他们一般吃稀饭,菜和馒头,晚餐一般吃米饭。他们的饭不是固定的,给他们变着法的做好吃的。

  答:如果有物资上的捐助当时一段时间生活条件就会比较好。卫生情况的话夏天一周最少洗一次澡,冬天最少两周一次,洗太勤了怕孩子容易感冒。衣服就是能自己洗的就自己洗,因为人太多了,小孩子又脏的快,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

  答:食堂阿姨会尽量按照孩子们的食量与喜好以及营养均衡来做饭,但是孩子们吃的如何主要看最近这段时间捐助的情况,我们不能保证确定孩子们什么时间吃什么。有一对开饭店的夫妇会定期来捐助吃的,会和我们提前打电话联系,这样的情况我们就能确定孩子们吃的如何。

  答:目前认为还没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因为很多小孩家里面的情况比儿童村还要差远了,所以目前的情况我们需要知足。

  答:就希望他们来捐助的之前能和我们儿童村的工作人员沟通,然后尽量按照我们的要求来捐助。因为不和我们沟通他们大多数都不清楚我们的儿童需要什么,捐助的就不是我们需要的。之前有一队志愿者来给我们儿童村捐了一千个小本子,但是我们儿童村现在只有一个小孩需要用小本子。还有的不按照我们的需求来,有提前打电话来说要给捐笔的,我们儿童村的人员说明白的要黑笔,因为现在老师要求用黑笔,结果人家来带的全是蓝笔。这个真的就让人很头疼。

  答:那就从眼下说,现在咱们这的暖气也是爱心人士帮忙安装的,安装起来后,用的这个煤,不像现在用的天然气。但是这个安装后有个问题,谁来出钱,今年这个农村不能烧煤了,我们用的用环保煤来烧这个炉子,先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每一年孩子们都在等这个暖气,过去没有暖气,过去最早的时候连窗子都没有,都是志愿者帮忙安装起来的。工作人员都比较有爱心,以前一个月才发300块钱,一天十块钱,有些人还不要钱,来帮助我们,还有退休的老人来,他们也不要工资,来帮忙,和孩子们聊聊天。

  前两天,长安区有人打电线岁,想送到咱们这里来。他没有家人,就在社会上流浪。我就说这个孩子,他如果没有上一天学,我们也不敢收,现在咱们国家从小学就建立这个档案,没有这个档案人家学校就不要。

  所以说这些到这来孩子都是幸运的,到这来后不要浪费那些关心你的人的爱心,长大以后,也帮助别人,第二,这段时间,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浪费时间,好好学习。

  咱们这个儿童村,有很多参观的人,也有很多献爱心的人。媒体曝光以后,来的人就更多了,我们都很感谢这些献爱心的人。可能今天下午就有陕西电视台来。

  前段时间我去了一个孩子家里做调查,陕西泾阳县的,这个孩子家里是什么情况呢,是搭建的简易棚,到了冬天家里就特别冷。他的妈妈有病,动不了。送到医院去,花了十几万,把人的命是抢救回来了,但是动不了。我们看了都直掉眼泪。还有两个孩子是咸阳乾县的,他爸在监狱里,有两个孩子,大的13岁,小的7岁,一般家里有人管我们就不管,也是个冬天,家里特别冷,快过年了,我们去他家里看,这两个孩子,连一件棉衣都没有,鞋子只穿了一只脚。我们问他,来儿童村有吃的有穿的,愿意来吗,他们说愿意。来这里后,就改变了,后来上了技校,放假的时候他,发消息说他最感谢的人是,儿童村的工作人员和曾经帮助过他的爱心人士。

  答:我说今年困难,是因为民政上不愿意管,找过民政局局长,我们当地的,她说我们民政局是管农村的,那些贫苦的。像咱们儿童村,管的是社会上,各个地方的孩子,不是光XX县。所以这不好弄,钱也不好要。一直到现在。后来这赵为我们找这挂牌的,找到妇联,人家不愿意,找到团委,人家也不愿意,怕儿童村办得不好给他们带来灾难。后来赵亲口说,挂在XX县司法局。

  答:这些孩子一般就是父母服刑的。爸妈在监狱里面,他爷爷也不在了,家里没人管了,咱们这就起到了让他们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的作用。

  答:我们当时是这样想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孩子们还有更高的要求。不光是这样,有的上高中了,有的上大学了。去年我们这有个孩子上了你们学校,有老师来问。有的孩子不愿意再接受帮助,他们自立了,这孩子也很懂事。

  你好,我们是西北政法大学的学生,为了了解同学们的生活现状,特进行此次调研,需要你认真填写此问卷,此问卷采用匿名的方式,所以请你放心并根据真实情况填写,我们会对您的问卷进行保密。(请在括号中选择相应的选项,横线上填写相应的内容,标注“多选”的可以选择一个以上选项)。在此谢谢你的配合。

  机构目前共40人左右,由于一些儿童回家或住校,我们一共收集了27份问卷,下面是统计数据的分析。

  儿童学习层次差异明显,有部分成绩优秀的儿童,大部分儿童的成绩一般或良好,也有一部分儿童学习较差。

  大部分儿童认为被欺负的原因是别人故意找事,因此儿童被污名化、标签化。需要专业人士为其做去污名化、标签化的工作。

  机构为儿童提供的各种条件与专门的孤儿院相比有一定差距,但可以提供基本的衣食住用的条件,儿童大部分来自农村,家庭经济状况较差,因此大部分儿童对儿童村生活较满意,儿童村也在有限的能力范围之内为儿童提供最好的条件,但仍有很多需要得不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