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佛教新闻 > 从学诚法师到刘强东危矣

从学诚法师到刘强东危矣

admin   2019-09-09 21:30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龙泉寺很有名,“最强科研组织”“扫地僧点化微信之父张小龙(已有诸多辟谣)”“法师都用ipad诵经”……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龙泉寺因为有很多毕业于北大、清华等名校的高学历法师,再加上独树一帜地使用多媒体渠道传播佛教文化,以及红极一时的“贤二机器僧”,笼罩着高科技光环的龙泉寺令无数人神往。

  学诚法师很耀眼,2005年担任龙泉寺方丈,迄今中国佛协史上最年轻的会长(性侵事件之前),被誉为“最具有互联网思维”的法师,天天更新博客、微博,用中文、英语、法语等十种语言在互联网上弘扬佛法,以期排解信息社会的群体性孤独。

  在席卷美国社交媒体的ME TOO运动燃烧至中国之时,不仅大学、媒体、公益、文化等领域的性骚扰丑闻被暴露在阳光之下,声望甚隆的佛门圣地龙泉寺及其住持学诚法师,也未能幸免。

  贤启、贤佳两位龙泉寺都监的一篇《重大情况汇报》,文中称北京龙泉寺住持、中国佛教学会会长学诚法师长期精神控制、性侵女,同时指责龙泉寺违章建设、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贤启、贤佳二人系清华大学工学博士,举报材料长达95页,他们用了严谨的论文风格展现了不为人知的龙泉寺秘密,同时佐证了龙泉寺出家僧侣的博士级学识和水准。

  @学诚法师 转发盖有“北京市龙泉寺”印章的声明,称相关指控为伪造证据、恶意构陷,已涉嫌犯罪。在评论数达2000余条后,学诚法师关闭了评能。目前这份声明已不存在,微博再无更新。

  此外,相关微博热搜不断被撤,百度搜索“学诚 性侵”一度无任何显示,微信文章无法发送或遭到删除……

  鹰眼速读网系统显示,8月5日之后,第一次热潮开始有所衰退。直至8月15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常务理事、理事”,热度到达第二次峰值。

  举报信流传的第二天,国家宗教事务局就曾作出回应,“我局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互联网上举报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有关问题的反映。我局已收到了举报材料,并已开始调查核实工作”。

  时隔21天,国家宗教事务局公布了“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通报随即全网刷屏,“经查属实”四个字直接将“龙泉寺学诚法师性侵”事件推向了最高点。

  骚扰短信问题、违章建筑问题、大额资金去向问题、性侵问题,逐一坐实无误,国家宗教事务局积极回应了社会关切。

  北京市佛教协会七届四次常务理事会按照《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的有关规定,免去学诚北京市海淀区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该会议于8月24日召开,次日正式公布了这一消息,却并未在第一时间受到关注。

  学诚法师的倒台令人唏嘘。仅从新浪微博来看,学诚法师是拥有百万粉丝的大金V,10年来发布微博近4万条,为无数网友传道解惑,弘扬佛法。现在的认证依然是“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莆田广化寺、扶风法门寺、北京龙泉寺方丈。”

  性侵事件后,各大媒体、自媒体的留言区,吐槽、调侃、愤怒、攻讦等情绪汇集,使负面情绪达到了54.7%。

  披着宗教的外衣,做尽恶魔之事,伪善;如果没有这两位博士的义举,不知受害人何时才能发出声音,搬倒这座恶鬼;说实话当和尚只是他们的一个工作,一个谋生的手段!和富士康产线工人一样,都是谋生而已,只不过他们有层袈裟遮体;看来举报还是要写论文……

  学诚法师的倒台本能避免。在各种声音中,有一种声音让人颇为遗憾。在2008年学诚拜访南怀瑾时便受到告诫:47岁就不要求名了。玩得差不多就回去福建修行,会做大祖师的,名气也够了,名头大了不能再玩下去了,不然就凡夫的境界、习气又生了,又觉得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觉得好玩吗?虚名!你应该玩空嘛,你应该玩那个空,不该玩这个空嘛!你现在42岁,还年轻啊!最晚50岁一定退了去修行。

  @制片人王林岩 指出了在全国佛教信众普遍传开一个疑点:“举报报告”中提及的发短信时间,即2017年12月27日,从互联网上可以公开检索到各路媒体报道学诚和尚在江西云居寺主持一诚长老圆寂的追思会的文字与视频各种信息,会议持续两个半小时,但是一整天对于这样全国型的重大佛教会议,而且一诚长老是学诚法师的恩师,学诚法师一整天都在忙碌之中。

  百度贴吧“学诚法师吧”网友“hey扬哥”爆料,龙泉寺内部已经鼓动信众为学诚去死了。释贤涵:我们每个人,要有,可为师父而死的觉悟!要护卫师父的名誉!

  无巧不成书,多事的八月并没有带走所有的风波,就在金秋的九月,又一位公众人物深陷性侵丑闻之中。9月3日,#刘强东被捕照片#传爆微博热搜,京东刘强东涉嫌性侵女大学生上了头条。而对此,@京东发言人 仅发布了百余字的声明,与龙泉寺的公关相形见绌了。

  寺庙也好,企业也罢,面对突发事件,企图拖时间、熬热点,等待事件平息、公众遗忘,在当前网络环境下都不再适用。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政府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积极进步。

  龙泉寺学诚法师性侵事件,佛教协会公平公正、不包庇不袒护,对焦点问题逐一回应,赢得网友好评。昆山反杀案,昆山公安、检察机关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一片欢呼,重拾了人们对法治的信心。

  无论何时,信息公开的程度越高,与公众权益契合度越大,炒作的空间就越小。对刘强东和京东来说,不也是如此吗?

  附:关于95页PDF,对此有兴趣的朋友,可私聊我们得到全文~(为规避传播失联风险,标题已由“重大情况汇报”改为“佛约:不可说,不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