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画收藏 > 艺术品交易洗钱内幕 万元书画洗出亿元天价

艺术品交易洗钱内幕 万元书画洗出亿元天价

admin   2019-03-03 20:28   来源:未知 关闭窗口

  江因风其人:曾是深圳一家建筑机构下辖研究所的所长,2008年下岗,现从事艺术理论和咨询顾问,也是一名装置艺术家。

  一幅幅名家作品,在拍卖场上被拍出上亿乃至数亿元的让人咋舌的天价,这些艺术作品是否真的能够高价至如此?在普通人看来,往往很难理解,而深圳的一位艺术批评家江因风,多年以来,在自己的微博和个人网站上,将自己在圈内多年的观察和研究写成文章,怒批这些天价艺术品现象的背后,是联手炒作、洗钱等等内幕,并且希望能够还艺术品市场一个无泡沫、无骗局的健康环境。他的这些观点和说法,究竟是基于事实的客观评价,还是充满主观色彩的臆测?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江因风先生。

  江因风(下简称“江”):是,按照我的计划,将一共出六部,最早在今年3月就将出版第一部,之后,每两个月出一部。这本书的核心内容,就是艺术资本是如何运作的。

  江:从2008年开始写,一直没有写完,写了两百多篇。本来是想在退休后再写的,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我就下岗了,所以就从那一年开始,写这本书。

  江:因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察和研究。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艺术,觉得我自己对艺术的看法,和国内的主流观点很明显的不一样。

  记:在你的文章中,你说很多天价艺术品的出现,其背后都有洗钱的行径,你的观点会不会比较激进,而不是一种客观的陈述?

  江:不会激进,资本对于艺术的控制这方面,我是很客观的。我在艺术圈内也经历了很多年,圈中的很多朋友都是做这些的,包括艺术品投资、开画廊,有些人每年会花几千万做投资。

  我的文章里说的一些事情,我也参与了操作。有些事情是我的朋友在做,但是我不好当面说破,所以只好通过写书的方式,来展现我对这些事情的观点。我的文章写出来后,也会有不同的反响,有些朋友看了之后就会收手,也有个朋友看了之后,就打电话过来骂我,但是他们最终还是感悟到我说的是对的。

  江:2007年、2008年的时候,一些还没有毕业的美院的大学生的作品,已经可以卖到十几万,整个市场是非常疯狂的,很多人被误导,去投资。我深圳的一帮做画廊的朋友,在2006年到2008年的时候,有人花了差不多1000多万,把自己的别墅卖掉去买这些大学生的作品,我当时曾经劝过他,这有很大的风险,但是他听不进去,觉得自己在这个行业已经做了很多年,经验很丰富,但是过了两年之后,真的垮了,破产了。

  江: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但是在后来研究洗钱的过程中,读了很多资料,发现了一些很巧合的因素,2004年中国成立了打击洗钱的部门,到2006年出台了反洗钱法,刚好是在这个时间区间之中,艺术品的价格就涨了。恰恰是因为大量洗钱行为的存在,把艺术品的价格给拉高了,也给艺术品市场带来了非常致命而危险的泡沫。

  江:有三种方式,第一种就是把黑钱洗白,如果你是一个企业高管,有灰色收入,那么做艺术品洗钱的人可以帮你来运作,花两三百万,去买一些画,买完之后,他们会把这些艺术品的价格炒高几十倍到几百倍。这两三年内,通过拍卖公司出手,十几万就可以变成上千万,有些可以到几千万,虽然买画的钱还是你自己的,但是通过这样的运作,你的钱就洗白了。

  第二种就是贪污型的洗钱,譬如说还是个企业的高管,他可以在集团下面成立一个艺术品投资机构,通过专门负责洗钱的人,在市面上放一些画,本来只是值十万块的,把它几百万买进去,动用的都是国有资金,买一两百张画,原来的市值是三千万的话,你就可以用十个亿买进去,中间的差价其实就落入了个人的腰包。

  江:第三种是关联洗钱,类似的老鼠仓。譬如说我们两个手中有很多齐白石的画,你送我一幅,我把它炒高之后,我们手中的齐白石的画全部都增值了,达到了一种天价效应。

  记:你划分了四个艺术品市场,有洗钱市场、礼品市场、收藏市场和消费市场,你认为消费市场是唯一没有泡沫的,但是消费市场却又是一直没有培养起来的?

  江:对于目前的大多数人来说,消费不起艺术品,艺术体系在欧美是个社会公共利益体系,它不是中国这种资本洗钱的体系,也就是说,西方是把它作为赞助艺术,赞助艺术家的概念,而不是成为另一种资本市场,不是赌的概念。

  江:应该有相关的机制,最主要的是在税上,应该要建立艺术品交易的阶梯税,譬如说一万元以内的艺术品交易免税,一个亿的艺术品交易则征收50%的交易税,征收惩罚性的税收。这样就遏制了投机和的行为。我有一个说法,在北上广深四大城市,一平方米的油画,应该就是5000元到一万元左右。这个价钱是针对比较有名的画家,这样才符合中国人的消费水平。整个中国年收入超过一百万元的家庭很少的,这种家庭最多一年花两三万元来买画,就算这个价位,也只能买两三张。

  艺术品在市场上是无价的,由谁来定价呢?由炒家来定价,这个是很荒谬的。我们两个手头上有很多画,然后联合炒高价,那么价格就是由我们两个来定,十个亿八个亿都可以。来回炒,你抛一张,我天价买,我抛一张,你再天价买,这样价格就起来了。

  江:可以参照西方,欧美的评估体系是很完善的,有专门的评估师,评估师都要进入艺术品的评估协会,运作是非常严谨的。作为自己终身的职业,职业道德很高,不可能把价值一千万的艺术品评估成一个亿。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如果这样做,评估师的一辈子就毁了。中国完全没有,中国的很多鉴定师,给8000块,就可以把假的鉴定为真的,因为他不用负任何责任。市面上的很多鉴定师都是那些街边的培训班培训出来的。

  中国艺术市场还没有找到一种很完善的评估体系,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权威可以去给艺术品定价,也就不存在一种规范,完全是乱的。

  江:美国的GDP是中国的一倍,人均GDP是中国的十倍,美国是全球最发达的艺术品市场,中国的一个艺术展览,参观者只有几千人,在美国就可以达到几十万人,中国的一个美术馆,一年的观众只有几万人次,美国的一个美术馆,一年的参观者达到500多万人次,通过这些数字的对比,你不可能得出中国的艺术品交易额超过美国的结论,除非是因为洗钱。中国居然占了全球艺术品交易份额的43%,美国只有29%,怎么可能,不可能存在的。

  2009年,英国的泰晤士报,通过140万份的问卷,调查20世纪全球的艺术大师,在评选出的200位艺术大师中,中国没有一个人入选,日本有4位,中国的艺术家基本没有知名度,出了国门就没有人知道。但是中国的一些艺术家的身价却比那些世界认可的艺术大师还高,甚至高出了十几倍。达利的作品才是几千万元人民币,而且还是他比较重要的作品的价格,中国的艺术家却动不动就是上亿,不可能合理。这就好比说中国的一个歌手,没有什么知名度,身价却比迈克尔·杰克逊还高,不可能的。